異族通婚 食之衝擊

猶太人丈夫,中國人妻子,還有個8歲的猶中女兒,食佔據了生活中很多時間

五月椶

未吃五月椶,寒衣唔好入籠。不知這個說法在美國是否正確,的確,這幾天還是把秋天的衣服帶在身邊,不時要穿在身上。

不是姊姊提醒,幾乎錯過了今年的五月節,剛好到紐約,便到唐人街買椶,才發現原來很多師奶買椶的,相信現在自己包椶的人不多了。這些買回來的椶是用白綿繩來裏的,不是咸水草,這些白綿繩扎在綠葉上,有點礙眼。回來開了兩條椶來吃,一是綠豆,一是花生,豆跟飯混在一起,不大好看,至於味道,我想不要太講究了吧,不難吃便可以了。

小時候在家,媽媽每年都包椶,先要浸葉浸糯米浸綠豆浸冬菇醃腩肉,包完咸的,包甜的,然後煲半天到深夜在完成,媽媽每次都包很多椶,可以吃很多天,很大工程的,間中姨媽也來一起包,感覺上是很傳統女人的活動,小的在旁胡亂攪亂一吓,男的則等吃。最好吃的莫過於第一煲煲出來的椶,因為期待已久,人又餓,椶又新鮮,所以頭一煲椶特別好味。吃完頭一煲後,其餘的通常都往雪櫃裡放,隨時作小吃,現在有微波爐就更方便了。

媽媽包的咸椶是三角形飽滿的,單是外形已很好看,內裡層次分明,咬一口便見到最外層的白糯米,然後是綠豆,再咬一口便看到冬菇﹑腩肉﹑咸蛋黃,可以嚐到每種材料的香味,慢慢吃可以一次過吃兩三條,要把椶分開來吃,便用咸水草繞著椶子打個圈,在咸水草兩頭一拉,椶便分開了,乾淨俐落。

甜椶永遠担當著次要的角色,材料沒有那麼多樣化,只是浸過梘水的糯米及綠豆,吃時還要加片糖煮成的糖漿(今天才知道,原來用楓樹糖漿更美味),沒有吃咸的方便,不過甜椶軟軟的,是很不錯的甜品。

吃椶一定少不了一壺潽洱茶,椶的材料都是容易積滯的,那壺茶可真十分重要。

因為在外買不到好椶,很想自己包,以前學著媽媽包過,不成功,明年有機會要再試一吓,好讓女兒跟外子有機會吃到真正好味的椶子。

06/12/2010 - Posted by | 節日美食, 早餐 甜品 小吃

仍無迴響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